开户动态
主页 > 新闻资讯 >
<嘉陵江水平展展地流过>

 
  
  
  天上的蔚蓝和远山近岭的碧绿,似乎全都倒映在了水中。
  
  记得30年前也是这样。满世界的青绿和平展展的江水。江边,开放式的母校和晨昏走读的我们。中午了,我们沿着小路去附近的桑园地里乘凉。硕大的桑叶下缀满了黑亮甜肥的桑果儿,年少的我们自然会忍不住偷吃。实际上邻居的农人们没有谁在乎,即便是遇着了,也只是浅浅地打个招呼,如天边飘过的祥云,和我们柔柔地微笑。
  
  桑叶是喂蚕的,蚕可以吐丝。农人的桑果儿喂了我们,我们对他们却没有丝毫的回报。
  
  30年前的夏天,我们毕业了,我们从这里出发,越走越远。30年后,我回来了。
  
  校园有了围墙,屋舍焕然一新,道路笔直平坦,当年的老师大多离开,昔日的小树已然参天。想来村里的农人也是新一代或新二代当家了吧。只是青山依旧,红日当头,惠风和畅,嘉陵不废万古流。
  
  我回来了,是因为桑果儿来的。
  
  前两天,西安的同学打来电话,说开始有白发了,让我给他买一些桑葚泡酒喝。这桑葚就是桑果儿了。于是今天趁了端午节和妻上街买桑果儿,跑了一上午没买着,便开车到了母校所在的小镇上。一打听,才知道一来小镇今天不逢集,二来最近油菜和小麦一起熟了,大家忙着三夏,没有人摘桑果儿卖。
  
  哦!这可怎么办?
  
  再打听,便有人说,她们家里还有呢,就是没人手,须得自己去地里摘。
  
  自己摘就自己摘呗,这个倒不难。
  
  一问地方,竟然就在母校边上。于是便寻着人家来了。没想到男主人指给我们的地方,居然是我30年前最爱去的,那片再熟悉不过的桑园了。
  
  我知道桑树的品种换了。可桑园还是中学时代的那块桑园地,桑果儿,还是中学时代尝到的甜蜜的味道。尤其是这山,这水,这天空,这阳光,这云朵,依然是三十年前的模样,依然和30年前一样样的亲切。
  
  摘够了,女主人也回来了。我让她称秤,她笑着说不用称了,一回生二回熟的,给不给钱都没关系哟。在我的一再坚持下,称了10斤。我给了她一张50元的纸币,她硬说多了,多了,怎么能收这么多呢?我知道市场上的价格也就四元左右一斤,但我还是坚持不让找零。开玩笑说,就凭咱边摘边吃的也不了这些吧?再说,我们30年前就开始吃你家的桑果儿了!那年头,白吃了好多呢。
  
  和女主人及母校告别,原路返回。蓝天白云红日下,层峦叠嶂里,嘉陵江水平展展地流过